谁杀死了,红专厂正式开拆

近日,天河区人民法院发布强制执行公告,要求运营红专厂的广州集美组室内设计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集美组公司),向广州鹰金钱企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鹰金钱公司)腾空,交还红专厂所在地块及地上建筑物,截止日期为6月21日。

十年大限将至,红专厂终于开拆。

这是自鹰金钱罐头厂改造成红专厂以来,红专厂拆迁疑云纷纷扰扰近十年,真正落下实锤的时候。6月28日,记者在现场看到,红专厂B区已基本拆除完毕,不仅如此,红专厂西侧的澳联玻璃厂也同时开拆,为国际金融城规划储备用地。

文 | 克朗代克 摄影| Jason

文/图 信息时报记者 卢舒曼

转载自:识广

图片 1

红专厂“拆迁”的靴子在空中悬了多年,如今终于落地了。

图片 2

今年5月21号,天河区人民法院发布强制执行公告,要求一直运营红专厂的设计公司集美组,向鹰金钱公司腾空、交还红专厂所在的地块及地上建筑物,截止日期为6月21号。

进展:红专厂开拆,同时拆除玻璃厂

自2009年由鹰金钱罐头厂旧厂房改造而来,红专厂走过整整十年。鼎盛时期,曾是广州的一张当代艺术名片,之后逐渐沦落,艺术机构纷纷离去,如今只剩一具空壳。

6月28日,记者来到现场看到,钩机正在红专厂B区轰轰隆隆地作业,硕大的“拆”字描画在墙上。从高楼看去,B区内已成一片废墟。

拆迁,一直是悬在红专厂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但杀死它的不止是拆迁传闻。

残存的厂房门墙前张贴着一份由员村街道办出具的《关于拆除员村临江大道红专厂内B区地块违法建设的公告》。公告指出,员村临江大道红专厂内B区地块的搭建在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施工建设,依法予以拆除。要求相关单位/个人于2019年6月21日前完成相关地块的撤场清理工作,包括清退无关人员、清走车辆、经营物品、杂物和垃圾,拆除地块内违章建筑等附着物(如建构筑物、板房等)。落款是6月13日。

红专厂是如何沦落到如今的境地的?即使没有拆迁的阴霾笼罩,以广州当代艺术生态,红专厂真的能成为“广州798”吗?

旁边一位施工方负责人告诉记者,本来还贴着一张法院强制执行公告,但被人撕掉了,“他们怕影响租金。”这位负责人表示,拆除工程是2008年签约的,拖了已10年,这次是6月22日从B区开始清拆,预计未来全部都要拆。

最后的红专厂

记者在中国判决文书网上获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广州集美组室内设计工程有限公司、广州鹰金钱企业集团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判决集美组公司向鹰金钱公司交还位于广州市天河区员村四横路128号员村厂区西南边原方大公司厂房面积为5349平方米的场地及地上建筑物。

6月22日,法院强制执行的截止日后一天,识广来到红专厂。园区入口处,一列标志性的巨幅展览海报一字排开,如果不仔细看,不会发现上面的展览,有几个已经是一两年前的了。

同时,红专厂西侧的澳联玻璃厂建筑物也于6月26日开拆。据清拆工作人员透露,玻璃厂、红专厂B区地块均由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负责收储,通过土地管养后再进行规划用途,未来将是金融城的发展用地。

法院的公告贴在园区的墙上,公告上显示,除了红专厂东南部的一小片建筑外,其他的都要清空。

图片 3

靠近南门的B区正在拆除,墙上是大大的“拆”字,入口全部都用蛇皮布围蔽了起来。从缝隙往里看,地上是租户匆匆撤走时抛下的各种垃圾。

图片 4

图片 5

现场:“南方798”辉煌大不如前

不远处的红专厂当代艺术馆,却正在举办艺术家李邦耀个展“寻常”的开幕式。现场来了不少艺术圈人士,留着长发的中年男人们正聚成一圈抽烟,广东美术馆馆长王绍强也出现在现场。

红专厂曾是鹰金钱公司的厂区。2008年,按照广州市“退二进三”的规划要求,鹰金钱从员村搬至从化,集美组公司捕捉到商机,将此片废弃厂房改造成红专厂艺术生活创意基地,成为广州一张艺术名片,曾有“北有798,南有红专厂”一说。

即使是法院的强制执行公告近在咫尺,园区里的人对于红专厂拆不拆、拆多少、按照什么节奏拆的问题,仍处在一团迷雾中。

红专厂6个当代艺术馆里,有1个正在装修,其余5个正在展出。6月22日,艺术家李邦耀个展“寻常”开幕。六号馆影像展也在长期展出,收费10元,似乎并没有受到正在进行的拆迁影响。但细看之下,以往熙熙攘攘的红专厂,已变得门可罗雀。不少用作教育、展览的场馆已经大门紧闭,位于B区的榕意餐厅已经拆除,蚁工坊等餐厅仍在营业,但食客寥寥。

中区几家精品店照常营业。识广问一家店的老板:“听说这里要拆了,你们的生意不会受到影响吗?”

不少游客只是来拍照打卡。今年刚高考完结束的邝小姐听说红专厂要拆,一大早从荔湾区过来拍照留念,“我很多年前来过这里,那时还有一些跳蚤市场,现在显得安静多了。”

“没事,要拆的只是靠近外围的B区。”

但部分店主对拆迁仍然不知情。一位经营手工作坊的店主不了解拆迁的事,从去年开始经营。“拆就搬咯,但应该没那么快。”他说,附近有一家店刚刚才装修过,如果要拆不会装修吧。

“这里还可以保留?”

图片 6

“我们这里是旅游区嘛,名声在外了,不会全拆的,你看对

图片 7

面那家店,刚刚才装修过。”

图片 8

而在《Design360°》杂志的同名书店里,店员非常明确地对识广说,红专厂很快要拆除了。

图片 9

“现在的建筑可能会一个都不留,也有可能留下核心一小块,但现在园区的面貌是不会再存在了。“

红专厂前世今生

“那你会觉得可惜吗?“

据红专厂官方网站介绍,红专厂前身为广州鹰金钱食品厂。早在1893年,现代罐头技术传入南粤,世界上第一罐“豆豉鲮鱼”在国内最早的罐头食品厂广州广茂香罐头厂诞生。至此,便有“百年鹰金钱,始创豆豉鲮鱼”之佳话。广东罐头厂是前苏联与中国经济合作的165个重点项目之一,由轻工业部于1956年筹建,1958年投产的大型罐头食品加工企业,也是当时亚洲最大的罐头厂。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生产后,厂区内原有的苏式建筑以及结构已经渐渐不能满足大型现代化机械生产的需要,加上“退二进三”政策,厂方决定搬迁厂房。

“不会,其实从2013年起,很多艺术机构就陆续撤出去了,红专厂的气氛早就已经散了。

2009年,集美组公司不愿意罐头厂成为房地产用地,就决定将这片园区改造成艺术创意区,得以将园区的历史老建筑保存下来。实际上,早在2004年,政府早已将红专厂地块收为储备用地,只是由鹰金钱公司代管。集美组公司与鹰金钱公司签下合约,使用时间为10年,即2009年至2019年,如今大限已至。

往事并不如烟

为了回收地块,鹰金钱公司与集美组公司多次对簿公堂。而集美组公司多次上诉,被外界认为是拖时间。

2013年,是红专厂第一次传出拆迁消息的时间点。

目前,在金融城的规划中,红专厂的未来规划仍未明确,有传闻称将全部清拆,也有的说将保留其中的特色建筑。

拆迁的起因是集美组与鹰金钱签订的租赁合同行将到期,同时红专厂地块被纳入了广州国际金融城的规范范围内。

为何叫“红专厂”

2008年,鹰金钱按照广州市“退二进三”的规划要求,将厂房从员村搬迁至从化。正在寻找新的办公场地的集美组设计公司,捕捉到这片临江的废旧厂房蕴含的转型潜力,于是在次年和鹰金钱签下合同,由集美组主导,邀请一批艺术家对其进行改造,打造“红专厂艺术生活创意基地”。

首先一方面是精神层面,广东罐头厂始建于1956年,当时是一个又红又专的年代,红专厂创始人怀念当时精神奋发、意志激昂的岁月;另外一方面是物质层面的意义,厂区内很多红色砖材的建筑,取用了“砖”字的谐音,用了红专厂这样一个特别的名字。英文“Redtory”是自创单词,来源是红色“red”和工厂“factory”的结合。

2009年,广州市相关领导来到改造后投入使用的红专厂考察,提出红专厂应该十年不变地保留原状。这条建议还被纳入了《关于广州北岸文化码头建设有关问题的会议纪要》。

专家看法

当时广州市想把包括原南方面粉厂、澳联玻璃厂、鹰金钱罐头厂、电热厂厂址在内的一大片区域打造成为“世界上单体面积最大的创意产业园”、“中国特色的城市创意公园”,献礼亚运。2010年10月15日,只有一个空壳的“北岸文化创意产业园”,赶在亚运开幕前正式揭牌。

广州市社科院广州文化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广州文化上市公司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明充认为,红专厂好多年前已经列入市政府金融城规划中,对于拆迁并不意外,红专厂也为广州文化产业做出了贡献,目前已完成比较好的历史使命。

但仅仅一年后,广州市政府在研究广州新型城市化发展总体思路会议上,提出了将员村片区打造成国际金融城的概念。2012年,时任广州市长陈建华更是豪迈地表示,要将广州国际金融城打造成为“广州的华尔街”。

当然,红专厂也不能完全代表广州文化产业。近5年来,广州文化产业增加值按照每年20%左右增长,2017年1160多亿,预测18年1250亿左右,远远高于GDP增长速度。

在国际金融城的规划面前,“北岸文化码头”的提法迅速沦为明日黄花。

文化产业园区是其中一个很大亮点,很多园区走入标准化,达到成熟的商业模式。据统计,2017年广州文化产业园区有220个,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接近300个。大部分规模比红专厂大很多,效益也比红专厂好很多。例如羊城创意产业园,一年产值超过150亿;YY直播所在产业园,光是YY一个企业产值就是150亿;TIT创意园,微信就在里面。广州文化产业园建设势头很好,目前已有16家获得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或示范园区称号,市级文化产业园区已达到了33个,所以能替代红专厂的地方有很多。

亚运后的2012年,曾经调门很高的“北岸文化创意产业园”,被附近的街坊发现悄然关闭。时任广州市文广新局局长陆志强解释,其实北岸创意文化园只是个“临时建筑,没有正式运行,也没建什么建筑,谈不上拆。”

除了红专厂之外这些都可以打卡

图片 10

国家级文化产业基地或示范园区

曾经是北岸创意文化园一部分的玻璃厂,已经开拆

1 广州国家广告产业园区

与北岸创意文化园不同,红专厂经过几年的培育,已经聚集了一批展馆、画廊和艺术家工作室,但随着集美组与鹰金钱5年租期到期的临近,它也开始被推到去留的十字路口。

2 广州北京路文化核心区

一地鸡毛

3 广州轻纺交易园

之后的剧情说复杂,也复杂,说简单,也简单,甚至有点狗血。

4 红棉国际时装城

虽然建设进度远远不及预期,但国际金融城的轮廓却是越来越清晰了。而且范围一步步扩大,定位也一步步升格。2017年,广州市政府在工作报告中明确:今后5年广州要建设以国际金融城—黄埔临港经济区为核心的第二中央商务区。

5 广州国家网络游戏动漫产业发展基地

至于“北岸文化码头”,政府已经避谈这个名字,只剩下一个美得像珠江新城一样的规划,藏在集美组公司官网的“项目案例”中。

6 广州国家数字家庭应用示范产业基地

苟延残喘的红专厂,则陷入旷日持久地拆迁传闻和诉讼大戏中。

7 广东国家数字出版基地

简单来说就是,红专厂土地所有方——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反复催促土地代托管方——鹰金钱清理租户,移交土地,鹰金钱又不断催促土地实际运营管理方——集美组公司,清退租户交还土地,集美组公司则以土地所在的金融城二期没有规划,土地还没开始拍卖,市长会议纪要承诺“使用期限十年”等各种理由拖时间,鹰金钱于是状告集美组胜诉,集美组再上诉拖时间,败了也拒不执行;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再催鹰金钱,鹰金钱再告集美组,集美组再上诉……

8 广东国家音乐产业基地(广州南方广播影视传媒园区、飞晟园区)

2018年,广州市中院终审判决集美组公司清退租户,归还土地,集美组公司又拖了半年,活生生拖到了市长会议纪要里十年限满的2019年。

9 广州国家级文化和科技融合示范基地

且不说这中间给媒体制造了多少新闻话题,就红专厂来说,笼罩在头上的拆迁阴霾让曾有意进驻,甚至已经进驻的艺术机构,打起了退堂鼓。跟艺术相关的空气渐渐稀薄:香港当代美术馆广州分馆来去匆匆,曾经举办过不少摄影展、画展的E4和E6长期空空荡荡,F10栋的璞画廊2016年做过几场画展后就闭门歇业了……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发布于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谁杀死了,红专厂正式开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