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菲波哥伦比亚大学还应该有哪些值得期望,老

图片 1

12月3日,由广州市城市更新协会、广州现代城市更新产业发展中心共同主办的“老广州,你老了吗?”系列活动及主题报告发布会在广州城市更新协会举行。其中主题报告探讨城市发展和更新,用大量数据和案例分析广州的发展状况和目前行动。从城市更新的角度,提出老城区改造目前最好的办法是“绣花”微改的甦(sū意为“一点一点地发生改变”)式更新。

资料图,广州花城广场。中新社记者 陈骥旻 摄

图片 2

广州故事

永庆坊是有几千年历史的老街区,更新改造后成为年轻人喜爱的“网红”打卡地。

从千年商都到全球城市

图片 3

本刊记者/蔡如鹏

永庆坊是有几千年历史的老街区,更新改造后成为年轻人喜爱的“网红”打卡地。

本文首发于总第885期《中国新闻周刊》

图片 4

2018年9月,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一场名为“广州之夜”的晚会在天津惊艳亮相。

永庆坊是有几千年历史的老街区,更新改造后成为年轻人喜爱的“网红”打卡地。

穿越2000年的城市天际线、岭南版清明上河图、广州十三行风情、花开广州、珠江夜景、城市建筑群……一幅幅精彩绝伦的动画长卷和壮观影像展现在环屏巨幕上,让现场来宾宛若置身古今流转的长河中,感受千年商都的历史沉淀和国际都市的动感活力。

老广州你老了?

4个月后的2019年1月22日,冬季达沃斯论坛(即世界经济论坛年会)在瑞士召开。今年会议的主题是“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结构”。

老广州不怕老!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认为,以智能化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将重新构建全球的经济格局,赋予全球化新的定义。而广州正是这场变革的积极参与者。

老广州没有老!

从东方第一大港到拥抱全球化4.0,广州这座千年商都正在积极重返世界舞台。

———这是“老广州,你老了吗?”主题报告中的3个主要篇章。

连接世界的千年商都

A

在全世界所有城市中,只有广州是保持千年不衰的商业型城市。后起如纽约、首尔、东京等世界名城都是过去五百年间才开始繁荣崛起,上海开埠时间不过175年,香港也是从上世纪50年代才繁荣起来的。而曾经与广州一起站在世界巅峰的威尼斯现在只有往事可追忆。

老广州老了吗?

广州最初的繁荣,源于中原地区与海外的贸易往来。这是一座因商而立,又因商而兴的城市。作为中国的“南大门”,海外贸易在广州的兴起,至少可以追溯到唐朝。

城市创新发展为什么慢了?

据记载,唐开元年间,每年来这里做生意的外国商人达80多万人次,长期留居于此的有12万人以上。为此,广州专门在城外划出一块区域,供外国人居住,允许后者自建围墙,保留自己的语言和风俗。

报告对“老广州,你老了吗?”进行层层追问和剖析。

这种繁荣又因为航海技术的发展,以及航海领域的扩大,变得愈发兴盛。即便是在后来长达数百年的海禁与迁海中,也没能完全阻断广州的海外贸易。这也使得广州成为了现在世界上唯一兴盛千年、繁荣至今的商贸港口。

报告认为让老广州放慢发展速度的原因有四个,首先广州传统产业高度分散低度整合,路径依赖严重,新兴产业要素集聚慢,用地发展受限,制约了城市创新发展。其次,广州发展需要智慧引领,政府企业都需研发,人才固化老龄化,延缓了城市创新发展;再次,广州行政管理老流程旧规范多,近年来规划变更多,制约了城市创新发展,广州诸多重要的政策体系需要创新突破和简政放权;最后广州财政负担重,城市发展资金有限,城市基因过于务实,一定程度拖慢了城市的创新发展。

千年商都的历史,赋予了广州比中国其他城市更开放、更包容的地方文化。这种敢为天下先的勇气,在1978年中国打开国门后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时下,一部讲述广州改革开放40年历程的纪录片《头啖汤》正在广州电视台热播。

主题报告的主笔和活动总策划,广州现代城市更新产业发展中心执行院长江浩介绍说,老广州你老了吗?这是一个开放的话题,没有标准的答案,更多探讨城市更新的方式和机制,旧城如何保护,新城如何发展,老广州的老如何为新时代所用,活动初衷旨在让更多的广州人看见时代变迁,听见多种观点,思考城市更新,并身体力行,参与、见证和关注我们每天生活的这个城市的一点点变化。

该片记录下了广州在改革开放中创下的多项全国第一:第一个解决了“吃鱼难”的大城市、第一个创立农村股份经济组织的城市、第一个拥有出租车的城市、第一个拥有五星级酒店的城市、第一个举办选美比赛的城市、第一个拥有现代购物中心的城市……

千年名城如何永葆活力?

有评论说,广州人开风气之先的勇气,就像他们生活中总是热衷于尝试用各种不同的食材煲汤,并抢着喝下第一口——头啖汤。

指告指出,广州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徘徊和调整,千年名城如何永葆活力?

在一些人看来,广州的城市文化本质上是一种市井文化。《商都往事:广州城市历史研究手记》一书的作者、广州市城市规划协会会长潘安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与其他文化相比,市井文化因为受到较少约束,显得更加随意、自由,城市更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老百姓也更关注自己的生活。

广州正发生着改变。文化方面,中国音乐金钟奖、中国国际纪录片节、广州国际艺术博览会、中国国际漫画节等一批文化盛会相继落户广州;广州这两年来也不断在开展政策实务研究和顶层谋划、创新资源成果转化、高新及总部企业集聚价值园区落地;同时近年来,广州以简政放权,改善营商环境,商事登记“今天约、明天办、后天取”,审批时效提速88%。

“即便是因外部环境的影响,发展轨迹有所偏离,它也能够在外力减弱后,很快地回到自己的轨道上来。”潘安说,这就好比广州的北京路,历经千年沧桑,自唐代以来的十几层路面虽早已埋入地下,面目全非,但这条路,却从来没有改变过。

报告认为,作为国际化大都市的广州,已经走到城市更新的重要时刻,城市更新目标和愿景是人居环境改善和产业转型升级。

如今,这种市井文化在广州仍随处可见。它是骑楼廊沿边的那锅老火靓汤,是街角店铺中的佳果鲜花,也是茶楼里精致美味的广式早茶。广州能够将这种文化延续至今,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它的包容性,就像它在与西方打了上千年交道后,接受了咖啡,但也没有丢掉凉茶。

从2007年三旧改造开始推动直至2015年的城市更新,广州城市更新之路走过了10年。江浩感慨,广州城市更新10年不易,有经验也有教训。

千年文脉的新活力

“城市更新必然动了很多老东西,能不能动,怎么动,动它干什么,谁来动,这一串问题是摸索着做的,”江浩院长表示,广州的城市更新不像深圳新城,不是在一张白纸上做事,在这过程中涉及多种利益,包括政策难以落地,多方权益的比例失衡。他以恩宁路改造为例,恩宁路十几年的改造徘徊,“一直很摇摆,改还是不改,老城区有些人说赶快搬走不要回迁了,有些人说一块青砖都不能动,但是其实忽略了各种设施不齐全的人居环境条件差的现状,有一些连基本的房屋水电设施都达不到。”搬还是不搬?,摇摇摆摆走了十几年。但共建和协商机制是绝对需要建立的。

2018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考察时,专门到永庆坊沿街察看旧城改造、历史文化建筑修缮保护情况。

江浩院长认为,城市更新是摸索着走过来的,这10年的政策体系和实践探索很不容易。

他在听取了广州市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汇报后,指出城市规划和建设要高度重视历史文化保护,不急功近利,不大拆大建。要突出地方特色,注重人居环境改善,更多采用微改造这种“绣花”功夫,注重文明传承、文化延续,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

B

习近平这番表态既是对广州建设全球区域文化中心的肯定,也是对广州作为全球城市,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播到五湖四海的期待。事实上,广州一直注重自身文化的传承。这在旧城改造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城市更新广州经验

近十几年,随着城市的扩张,广州的传统文化不但没有被边缘化,反而因为对老城区的保护和改造焕发出了新的生机,成为这座城市最具竞争力的优势。

用“绣花”式的微改造方式做旧改

与国内大多数城市的做法不同,广州对老城区——包括城中村——很少采取大拆大建的改造方式。这固然与市井文化中老百姓权益意识较强有关,但也反映出整个社会对传统的尊重。因此,在上世纪末城市建设大发展阶段,广州的策略是向周边拓展,而不是在老城区重建。

“广州城市更新10年了,这个过程反思的结果是我们意识到城市更新应该是多元化、渐进式的,”江浩院长表示,多元渐进指的就是城市更新不是只有一种模式。他介绍,广州有比较好的产业格局,荔湾越秀聚文化、天河聚商、萝岗聚智、白云聚货、海珠聚创意、番禺聚人,在这些区域就会形成一些不同的城市更新目标和诉求。有些地方以产业作为推动力,要大拆大建;有些地方在传统技术上进行转型升级;和人居环境密切相关的老城区,则更多应该用微改造的形式。

不过,广州的做法也引来了很大的争议和讨论。因为,在很多人眼里拥挤杂乱的老城区,尤其是破败不堪的城中村,实在不是一个一线城市应有的样子,有损市容的光鲜,甚至称它们是城市的肿瘤。据说,那个阶段光是讨论城中村的博士论文就不下100篇。

江浩介绍,城中村改造政策现在正在征求新的意见,更强调统筹,更强调区域成片连片改造,城中村政策比以前粗放式的政策更加细化了,这些都是广州走出来的经验。

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老城区和城中村不仅不是“肿瘤”,相反还起到了“稳定器”的作用。不少学者的研究发现,由于相对便宜的房租,这里成了很多年轻人在广州的栖身地,而他们的存在,为这个城市的发展注入了不可或缺的动力。

江浩院长表示,城中村改造要摆脱只是简单拆掉一个房子的思路,而转变为要给到他们一些人的实际改变,“包括子女可以享受更好的教育,能参与城市的医疗体系等等,城中村改造的目的最终应该是给村民美好的生活,而不只是拆掉你的宅基地。”

事实上,老城区的作用远不止于此。它们就像城市中的土壤,涵养的不仅是人才,还有这座城市的传统和文化。

如果总是基于大拆大建,基于整体搬还是整体不搬的思路,恩宁路改造很难推动下去。江浩院长表示,“老城区改造在前期应该充分交流意见,目前最好多用‘绣花’,就是补充一些、缝合一些,用微改造的形式进行推动。”他以永庆坊为例,“永庆坊能够有今天的效益,就是用‘绣花’式的微改造方式做旧城改造,微改造让这个地方有了一些生机和活力以后,再去谈其他的产业活化。”

永庆坊是广州荔湾区一处具有浓厚西关特色的老街,修建于上世纪30年代,其所在的恩宁路至今仍保存着全市最完整的骑楼街,被誉为“广州最美老街”。

报告总结,广州的更新是甦式更新,甦是广州话的一个繁体字,意思是一点点地发生改变。而今的城市更新,不是城市大拆大建的革命和运动,而是文化尊重、传统保育、新旧交替和老城活化,是各方努力共同参与的结果。江浩院长认为,永庆坊正是个例子,告诉大家有几千年历史的老街区,用“绣花”这样的甦式更新方式改造,是大家都愿意接受和看到的。微改造较成功的例子还有海珠区南华西,这个街区有很优秀的历史文化传统,“在改造过程中,它的共建共享共治做得很好,带动了全民参与,不断改变街区的面貌。”

广州在永庆坊的改造中创造性地提出了“微改造”的理念,即不破坏街区原有的空间肌理,只是对危旧建筑进行加固和修缮,最大限度保留街道的原有风貌。最重要的是,不再强求所有的居民搬迁,留下了部分居民,让片区内老广州居民的生活得以延续。

这样的甦式更新还包括老楼加装电梯,在老街区里建立邻里中心等人居环境的改善。表面看没有什么大变化,改变的却是人居环境。“这是里子的改变,城市更新归根到底还是人,生活在这片区的人是否舒适,”江浩院长说。

“这对于文化的传承至关重要。”广州市荔湾区城市更新局调研员江伟辉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们希望保留下来的不仅是建筑,还有鲜活的生活,以及它所承载的传统和文化。

让年轻人愿意回老城区

为了给永庆坊注入新的活力,荔湾区还通过引入创客空间、文创、民宿等新兴业态,在提升产业的同时,吸引年轻人前来就业。如今经过两年多的经营,永庆坊已经成为广州最炙手可热的网红景区,每天来这里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

江浩认为,老城区改造的理想结果应该是吸引年轻人愿意回老城区。“我永远都记得那个画面,有一年元旦,在英国伦敦的老街广场上,发现最古老的大街上响着最时尚的音乐、最科技的3D展示。这就是老城,完全可以让更多的年轻人回来,有更多更好更多元时尚的表达方式,”他说,希望在广州老北京路上,也会有这样的一些展示,目前,城市更新已经在北京路上有所体现,如北京路上有很多新生代的电竞主题元素。

重新出发的国际城市

永庆坊对老城区注入了一些新的商业元素,以文创为主,“不过局限于它的面积,目前更多还是一些咖啡厅或者小的创意园,只能算是城市更新的1.0或者说2.0版本,有点像成都的宽窄巷子、北京的南锣鼓巷、杭州的南宋古街,是小范围的创变。”

这些年,为了增强文化软实力和国际竞争力,广州不断加大城市形象的展示和推广力度,提升国际化程度。

老城区如何吸引年轻人?江浩院长认为,老城区应该有一些年轻人喜欢的场景,“我们要给年轻人一个理由,为什么他们可以选择住在老城区,他希望在这里寻找到什么?希望在永庆坊二期、恩宁路改造二期或者其他历史文化街区改造都能有这样的效果,比如北京路老街引入动漫、电竞、VR一些新的科创技术。

事实上,广州自古就是一座具有国际范的城市。据史料记载,1850年广州曾被列为世界十大著名城市的第四位,仅次于伦敦、北京和巴黎。

旧城改造如何做好产业活化?江浩认为,首先,对未来要有一个定位和预判,根据未来的趋势做准备,“比如人工智能是未来的趋势,我们就会主动去找一些人工智能的产业或者产业链合作。”在老城区改造和产业活化的过程中,江浩院长认为,应该强制性设置一些正面清单和负面清单,负面清单就是哪些东西一定不能允许用在这些街区,正面清单就比如说科创,“谁说老城区一定只能是文创?老城区就必须是一些传统的东西?还可以做得更精彩。”而产业方面,应该以需求定供,产业的导入首先得有需求,如果没有需求先不要动。

最近,有研究人员利用谷歌图书的百万书籍大数据,以中国地级以上城市近300年来在英语书籍中出现的词频,来分析中国城市国际知名度的变迁。研究发现,前十强依次是北京、香港、上海、广州、南京、澳门、天津、台北、重庆和拉萨。

永庆坊的改造也有反对的声音,对此,江浩认为,“什么都不改就没人批评,但受罪的是里面一些居住条件急需改善的市民(有些房子还是木板房,屋内是很潮湿),总得迈出这一步,去做出改变,在这个过程中不停地去完善、调整和校正。”

而在1700年至1900年的两百年间,北京、香港、上海和广州之中,仅北京和广州在英语世界的书籍中被规模性地提及,且广州独领风骚。而北京只在1735-1744年间短暂地有所超越。直到1850年之后,上海和香港才开始赶上了。

“老广州你老了吗”的主题报告认为,城市更新不是一蹴而就,应该是多个部门统筹分步实施完成的一个目标,而统筹、权力的分配、市场对政策的接受,这些都会面临困难,最重要的是权属单位愿意动起来,投资方要参与,没有凝合是很难做成的。城市更新还要更多考虑政策的灵活性、政策如何更好地为市场所接受,市场和权属方都愿意参与到城市更新中来。

现在提起广州,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有着“小蛮腰”之称的广州塔。如今,以“小蛮腰”为地标的景观带已经成为广州城的新中轴线。

“广州城市更新会越变越美,成为一个让人感觉宜居、可爱和自豪的城市”。江浩充满信心地说。

最初,主办方的想法是希望通过大型灯光秀,展示夜幕下广州城市的美景。但随着参观人数的逐年增加,灯光节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广州尝试赋予它更多的内涵。在此后几届的灯光节里,广府文化、本土情怀、千年老城等元素开始频繁出现在灯光秀中。

老城蝶变

每一个灯光作品几乎都是一个生动的城市故事。以“叹早茶”为主题的作品《一盅两件》,用LED灯画出粤式点心和店铺,表现了广州人民生活的安稳富足;作品《雨打芭蕉》则将这首由古镇沙湾何氏创作的同名广东音乐,通过灯光效果呈现在游人面前。

今年完成10条城中村改造,完工70个微改造项目

2015年,广州的努力得到了回报。这一年,广州国际灯光节正式入选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光年”的特别推荐活动,追赶上法国里昂灯光节、澳大利亚悉尼灯光节,并称为世界三大灯光节。

从2007年三旧改造开始推动直至2015年的城市更新,广州城市更新之路走过了10年。

如今,灯光节已经成为广州向世界展示形象的一个舞台。但要拥抱世界,除了塑造良好的城市形象之外,更好的办法是借助重大国际活动平台,策划展示城市形象。2017年广州成功地举办了《财富》全球论坛。

今年,广州掀起城市更新改造热潮,老城区正在蝶变。

创办于1995年的《财富》全球论坛,由美国时代华纳集团旗下的《财富》杂志主办,每16至18月在世界上选择一座具有吸引力的城市举行。受邀者仅限于全球跨国公司的董事长、总裁、首席执行官、高级管理人士及世界知名的政治家、经济学者。

广州共有城市更新资源594平方公里,与2017年相比,2018年广州全面更新项目、面积同比大幅增加。据了解,列入2016至2018年城市更新计划的项目共863个,总用地面积190.97平方公里,其中:全面改造项目64个,用地面积23.49平方公里;微改造项目735个,用地面积78.42平方公里。

由于总能敏锐地察觉到世界经济的脉搏,该论坛也被视为“把握世界经济走向最清晰和最直接的窗口”,与《财富》全球500强排行榜并称为《财富》杂志的两张超级“名片”。在广州之前,中国仅有上海、香港、北京、成都等4个城市举办过这一论坛。

城中村改造方面,目前广州全市已完成10条城中村改造。改造后城中村环境显著改善,建成旧村安置房306万平方米,在建的156万平方米,惠及19.2万居民。截至8月底,全市共批复城中村改造项目47个、22.65平方公里。

广州把《财富》全球论坛视为走向世界的一个绝佳机会。据时代华纳集团首席内容官兼《财富》杂志主编穆瑞澜回忆,2016年初他在达沃斯论坛上与时任广州市委主要领导碰面时,后者不仅主动向他介绍广州的情况,还送给他一本有关广州的画册,希望《财富》全球论坛能落户广州。

除了城中村改造以外,在广州的老城区还有许多微改造项目,老旧小区微改造也在提速。2018年,广州将老旧小区微改造列入2018年十件民生实事,广州从2016年开始进行微改造试点,到今年6月,印发了三年行动计划,明确了779个老旧小区微改造任务安排。今年,广州制定了两批改造计划,第一批计划共165个项目,安排市财政资金2.4亿元;第二批计划共422个项目,安排市财政资金3.9亿元。

为了在论坛期间更好地宣传城市,广州还加速了自2016年初就开始的城市形象LOGO设计。在此之前,广州也不乏形象符号,比如五羊雕像,2010年广州亚运会会徽就在此基础上设计而成。但随着国际化程度的加深,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广州需要一个更简洁、更具国际范儿的城市形象LOGO,以提升广州在世界舞台上的显示度。

截至2018年9月,广州已完工70个微改造项目,今年以来审批加装电梯1030台。全市共推进696个项目,其中已完工70个,在建41个,处于前期阶段的585个;纳入2018年度民生实事的200个老旧小区,已完工41个、在建33个;5个住建部老旧小区改造试点项目,德欣小区已完工;五羊小区、梅花路小区、泮塘五约小区正在施工;旧南海县小区正在开展前期工作。

最终,新LOGO的主要元素选择了更具辨识度的“小蛮腰”。“如今广州人最引以为豪的建筑之一就是广州塔。”方案设计者、广州美术学院视觉艺术设计学院院长曹雪说,“外地人到广州旅游,绕不开广州塔;广州向国际推介城市形象,也总是优先介绍广州塔。”

小贴士

在曹雪看来,广州塔既代表着一个物理高度也代表着精神高度,寄托了广州人对未来的畅想。而广州市的主政者则希望通过这个超越了历史传统和文化语言障碍的新LOGO,在不同的文明间架起沟通的桥梁,打开交流的窗口,让世界记住广州。

12月8日相约永庆坊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发布于财经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圣菲波哥伦比亚大学还应该有哪些值得期望,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