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帮携50亿入局EOS,EOS超级节点竞选白热化

多年以来,“温州帮”以一个善于抓住机会的群体著称,在中国的股市与楼市中,留下了众多充斥着腥风血雨的传说。

现在,他们又闯入了一个充斥财富和机遇的新领域—— EOS超级节点竞选。

图片 1

4月18日晚间,一张约20位商人聚餐的照片,在区块链相关的各个微信群流传,照片里的主体,是一个一直以来为大众熟知的群体——“温州帮”,他们加入了EOS超级节点的竞选。

当前除了比特币、以太币以外呼声最高的区块链项目就属EOS了,在“去中心化”理念和技术架构的指导下,EOS采用授权股权证明机制,而非其他区块链基础项目采用的POW共识机制,并将之视为提高区块链效率的唯一方法。

图片 2

EOS共设有21个超级节点(即EOS中的区块生产节点),在EOS上的交易数据无须像POW遍布在所有节点上,这21名超级节点就像是EOS世界中的“大法官”,他们计算和记录 EOS 主网中的所有资料,这是目前区块链提出兼顾安全性和交易效率的最理想方案之一。

4月18日,EOS引力区在温州路演现场

当选EOS的“超级旷工”意味着每年的酬劳是获得1%-5%的动态收益,按照4月15日的价格(1EOS/RMB ¥50.7),每年最高可获得238万EOS即至少1.2亿元的回报,除了直接的经济收益,其战略价值更是不可估量。从3月22日EOS社区向全球发起超级节点竞选,美、韩等活跃的EOS社区及交易所纷纷应选,中国自然也不示弱,竞争“EOS”超级节点日渐白热化

这是一个全新的游戏。今年3月,EOS创始人BM(Daniel Larimer)公布由EOS持有者投票、选出21个EOS超级节点。

一、群雄逐鹿EOS超级节点,国内玩家参选的机遇在哪?

最新数据是,在这场涉及市值超过500亿元的EOS超级节点竞争中,全球有50多个团队宣布参与竞选EOS超级节点者,其中20个来自中国。

按照此前 EOS 团队公布的准入门槛,光使用亚马逊 AWSEC 2 主机 x1.32x large 型的服务器的成本一年就高达 96.9 万人民币,并且随着EOS的交易量上升带宽成本也会增加;不过,成为EOS“超级节点”即使收入只为1%也足够支撑起EOS的运维成本。

除了数字货币领域的先行者薛蛮子、暴走恭亲王、老猫、易理华,也有蚂蚁矿池、OK 区块链资本这样的领域巨头,竞争颇为激烈。“温州帮”的加入,让这场远离大众的游戏显得接地气了一些。

把EOS收入从此前“打鸡血”般的5%收益下调并没有降低“头号玩家”们参与热情,由于竞选对于硬件、算力及技术背景要求严苛,目前主要是在一些明星级别的项目及区块链大咖中展开,EOS.CYBEX、EOSLaoMao、InBlockchain,薛蛮子支持其所投资的EOS联盟参选超级节点,还有社区运营为主的引力区,佳能区等。目前表现出高积极性的国内参选者中,其中暴走恭亲王表示,下调EOS收益率可以把一些短期利益者筛选出去,更有利于做好EOS超级节点的生态搭建。

目前,距离EOS主网上线还有1个多月,到了EOS超级节点争夺战的中期。依然有新的团队宣布加入竞选,EOS的价格每天都在攀升,风口表现的越来越劲。

最近EOSGo社区公布了符合竞选标准的主节点,中国有18个、美国8个、韩国2个。韩国在参选时调动争夺区块链世界主导权的爱国情结,民众投票的参与度最为热烈,其中韩国交易所的Bithumb 、COINONE及支付工具PayGate等积极备战“超级节点”竞选。

抢占超级节点对大多数参选者来说,是占据未来区块链开发的主动权,以及可观的利益分红。

美国目前竞选主要有EOS 底特律、EOS 卡罗拉多、EOSSocal、EOS 纽约、EOS 俄克拉荷马、Blockgenic、EOS SLC等节点,据说EOS纽约是EOS创始人BM经常互动的社区,其入选被认为是板上定钉。

人们“削尖了脑袋”想往里挤,极力证明自己是EOS的“脑残粉”、“布道者”,以获得EOS持有者的理念认可,然后投票支持。虽然EOS至今是一个还什么都没有、连“架子”都没搭起来的公链。

国内入围的项目主要有EOS.CYBEX、OracleChain、EOS Shenzhen、ChainPool、Eos Cannon、EOS Gravity、EOS UNION等项目,与国际EOS同行争擂,国内项目胜算究竟几何呢?

style="font-weight: 700; border: 0px; margin: 0px; padding: 0px;">买买买,“温州帮”携40亿入局

目前英文社区和中文社区是全球EOS的有两大票仓,大部分国内的竞选节点在海外影响力较弱,国内的EOS持有者投票意识也相对较弱,国内的人更多倾向于投递中国节点。老猫曾在媒体公开表示国外竞选的心态更为单纯,相比之下国内的竞选已趋利化。Chainpool创始人何琼认为“节点并不存在国别的区分”应该靠市场机制而非是国别配额。“EOS应该更希望有更多的海外的节点,而不仅仅只是中国。”暴走恭亲王表示,“希望EOS.CYBEX不仅仅代表中国社区,而是代表亚洲的社区。”

温州商人章胜茂最近沉浸在各种各样的饭局里,精神焕发。他正在发动一切能发动的力量,买EOS。

EOS.CYBEX旗下LongHash孵化器可为全球范围内的EOS优秀开发者提供免费的支撑,已经在新加坡、日本、韩国、香港以及迪拜建立了当地区块链孵化器和EOS社区,2018年下半年还将新增硅谷、基辅,伦敦、苏黎世等城市,目前在EOS超级节点之中是最国际化的。

在EOS超级节点全球参选者名单中,EOSWenzhou是其中之一,章胜茂是其重要发起人。

二、国内超级节点竞选者引发的“分歧”,是逐利还是做服务?

在普遍把愿景说成为EOS生态助力、帮助增加长期收益的参选者中,EOSWenzhou“沟通世界百万温商资源”的愿景显得有点突兀。

中国区EOS超级节点竞选已经出现了“特色”。老猫是国内较早参与EOS超级节点竞选的圈内大咖,在自己公众号中拉票,号召凡是投选他的粉丝可以获得返点收益,而这种投票分红的“贿选”模式,被EOS官方否定,同时这种“付费投票”的模式也引起了国内外EOS信仰者的忧虑。

章胜茂是没有赶上互联网发展窗口期的创业者,EOSWenzhou团队十个人全部是温州实体经济从业者。温州在改革开放初期的实体经济发展中一直是浙江省领跑者,但实体经济整体面临发展困境。

EOS的投融资平台Block.one 产品副主席 Thomas Cox 认为,一旦用户付费而没有选上就无法兑现预期的收益承诺,就会违背EOS.IO“宪法”中的第一条款《不说谎》,EOS创始人BM明确表示,不支持节点对投票人实行分红的做法,并给出官方回应将严厉禁止节点拉票时给投票者回扣并惩罚违规者。

他们时常在温州聚会,感慨实体经济没落、而又在上一个互联网狂潮中落伍。

另一大隐患是由于参选很多EOS项目背后却是同一投资人或投资机构,根据公众号区块链律动的调查,此次宣布参选EOS超级节点的EOS引力区、EOSunion、EOS老猫、OracleChain均与李笑来有关,还有李笑来公开宣布竞选的InBlockchain项目,虽然这能增加李笑来成为EOS超级节点的概率,但是一个人通过多个项目参与竞选肯定已经背离EOS“去中心化”的初衷,投资人掌握了多个节点之后甚至有可能利用资本力量“以大吃小”,最终垄断者的出现导致主张区块链世界中“去中心化”的EOS超级节点生态全面崩盘。

“我们始终是非常失落的。”章胜茂说。

为了不让EOS成为下一个有庄家的炒币对象,EOS开发者社区与持币大户、和竞选超级节点的圈内大咖、以及幕后的投资团队之间正在展开博弈,极有可能形成一次“分歧”。在众多的竞选团队之中,暴走恭亲王的EOS.CYBEX经营思路较为清晰,以为EOS提供全套的安全服务为首要目标

与其他的各自代表的技术派和经验派的 EOS 超级节点竞选者不同,章胜茂和他背后的温州商人团队在一个多月前还不知道“超级节点”。

鉴于目前EOS测试工具尚属起步阶段;如何保证DAPP的安全性与其智能合约的安全性对于成立不足一年的EOS来说依然具备较大挑战,暴走恭亲王认为“如何保障安全性将是个非常重大的问题”,EOS.CYBEX研发了全球第一个EOS硬件钱包和EOS智能合约形式化验证平台VaaS,且为DAPP项目提供专业的安全筛查,其基于DPOS的去中心化交易所CYBEX已经上线运营,有成熟的经验。

聚在一起时,他们聊实体经济怎么才能突围,也聊当下资本角逐的热门币。

三、如何为EOS开发者赋能,才是“超级节点”组织的天职

“饭局上谁说哪个币好,我们就买。”章胜茂说。去年11月,他就在饭局中朋友的推荐下买了几十万个EOS。

竞选者是否能为“选民”即EOS开发者和用户造福,才是其被选中的理由。靠短期的利益吸引投票,但不能真正为EOS贡献技术和经验,最终只是虚假繁荣。

但EOS究竟怎么好了,章胜茂坦言,“还不是特别懂。”

当选超级节点的前提是技术条件,其次是要促进EOS社区的繁荣,还要看节点治理和社区生态体系搭建。

今年3月初,币圈知名人士“老猫”对外宣布要竞选EOS超级节点,随后一批中国人宣布加入竞选。

结合竞选的纲领,目前超级节点的运营平台至少要牵头搭建EOS生态的基础工作主要有:贡献EOS底层代码;开发安全的EOS冷热钱包;保障智能合约的安全;扶持EOS DApp开发者。

消息在温州商人的聚会时传开,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超级节点”很厉害,这个“风口”要抢了。

结语:

“我们虽然不是很懂,但是感觉如果这次抢上了,也许会是实体经济困境中的突破口。比如我们理解的,在它上面可以免费进行程序开发,将来有一天实现了,我们就把它和实体经济连接起来,占领这个资源我们就走在了全国的前面,这绝对是个机会啊。”章胜茂说的有点兴奋。

EOS重新把去中心化的技术架构与全球最顶尖的算力之间结合起来,实现了安全与效率的结合,EOS就是区块链未来,而EOS本身也是一块新大陆,第一批的拓荒者已经做了基础工作,在竞选之中应该投票给贡献大的创新者,并保证与EOS价值观和规则相适应,最终竞选出来的超级节点才能真正与社区之间形成良性正循环,一个繁荣的EOS社区生态才能真正实现区块链的价值。

群体热情也越来越高涨,想象的未来越来越光明。

于是,由早期参与过炒币和投资过矿池、交易所的温州商人起头组队,他们进行了一场“什么是超级节点”的突击学习。但太多的专业名词他们至今还没有完全消化。

参与竞选的网页是通宵做出来的,10名核心团队人员和参选材料编撰、注册公众号、提交竞选资格申请,全部在一周内完成。

一周后,申请通过,对参选者的6个标准里,他们做到了前面5个。只有第6个“列出用于社区测试网参与的电报和测试网节点名称”没有达到要求。

图片 3

“但还是很兴奋,给了我们‘边缘’群体一个机会嘛。”章胜茂说。他们团队的平均年龄超过40岁,在所有参选者中属于比较偏大的,乐意被称作“追风老男孩”。

此后,团队马不停蹄转向下一个重心,增加自己的选票。而方法简单直接:买币!

因为跟主流币圈的关系比较远,温州团队直接放弃路演,决定靠自己“真金白银”投入。核心团队尽自己能力买EOS,除此之外,还发动了亲戚朋友一起买。

他们的饭局更多起来了。起初团队成员跟各自做生意的亲戚朋友讲解,“我们现在要干这么一件事,这是站在世界前沿的啊,是对温州未来发展有好处的事,它未来可能服务于咱们实体经济……”

大多数人埋头做生意,没接触过数字货币,听完根本摸不着头脑,但模糊知道,这是对温州有好处的事。

于是,“买!”

一次饭局上,一个团队核心成员讲完参加EOS超级节点竞选的事,几个温州做实体经济的商人当场买了两亿元的币。

“温州帮”有抱团的特点,事情传出去后,来自全国各地的温州商人电话打给团队核心成员,不用讲太多话,直接表示“支持!”

如今,保守估计,“温州帮”已经拥有7000多万个EOS。截至4月20日上午11点,按照 EOS 每枚约63元人民币的价格计算,这些 EOS 总市值44亿元。(博链财经注:以EOS过去24小时的平均价格计算,总市值突破50亿元。)

“我们不靠外面,就靠300多万遍布全球各地的温州商人。”章胜茂说。

4月18日,宣布EOS超级节点竞选的EOS引力区、EOSREAL去温州路演。EOS引力区肖铧东感到这个地方有点奇特,“以前都是我给别人种植信仰,来了温州发现被他们种植了信仰。”

章胜茂很开心,路演完EOSWenzhou团队请引力区团队吃宵夜,有了开头那张流传甚广的聚餐照片。

狂热的竞选氛围还在继续,币圈分析人士告诉深链财经,热潮过去,EOS不可能一直涨。最重要的是,维护一个超级节点是把双刃剑,劳心劳力,很不简单。

温州商人团队想过竞选失败,但沉迷于买币的他们还来不及多想风险性的问题。

“现在不考虑别的,一定要去做,错过了互联网,不能错过区块链这个‘风口’。如果失败也没关系,至少通过这次参选可以让温州人知道区块链、EOS,也让外界知道温州还在紧跟时代潮流。”章胜茂说。

style="font-weight: 700; border: 0px; margin: 0px; padding: 0px;">大佬们的参与的“真人秀”

这场疯狂,源自一个多月前,EOS创始人BM做出了一个决定:

将EOS 节点数定为21个,而谁来做EOS超级节点,则通过全球EOS持有者投票产生。这是一个全新的游戏规则。

EOS是一个对标以太坊的区块链底层平台,于2017年7月发行,创始人被称为BM,因为此前设计的区块链项目,在全球拥有一众粉丝。

据官方消息,EOS主网将于今年6月1日上线。在此之前,全球想要成为超级节点的人可以自由竞争。

一个引发人们追捧的新机制是,EOS采用的是DPOS共识机制。这是一个相对于BTC和ETH的POW共识,更加快速高效的机制,每秒能处理百万交易数。

区块链去中心化是人们始终在纠结的问题。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发布于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温州帮携50亿入局EOS,EOS超级节点竞选白热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