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点钟玉红和X马克斯如何躲避,与失控的社会群

6月4日,北京,有人要建最大的在线社群。

核财经App5月16日报道 密集的质疑声中,XMax.IO白皮书也在进行着频繁的更改。

异常的迅速,一天之内,数百个微信群迅疾成立,每个群都穿着同样的马甲,喊着统一的口号,遵从着统一的号召者,具备明显的组织化倾向......

调整技术团队、修改文字错误、统一中英文版本内容不一致的部分、将“被顾问”的连接资本林嘉鹏和了得资本易理华改为“投资人”、删除聚币网创始人张寿松的名字……终于,5月15日最新版XMax.IO白皮书里,三点钟社群创始人“玉红”的身份由“顾问”改为“早期投资人”兼“XMAX项目发起人”。

这就是玉红牵头组建的“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他号称要做一场“伟大的区块链社区社群实验”,在各个微信群里,玉红享有“祖师爷”的称呼,具备至高无上的号召力。

从幕后操盘站到前台亮相,表明了玉红的担当。

但更多人提出质疑,这是为了明目张胆的割韭菜?因为玉红的XMX项目白皮书刚刚发布。

但是,2017年9月4日七部委发布的联合公告明确禁止代币发行融资。预计发行300亿XMX代币的XMax.IO项目,将迎面撞向七部委的ICO禁令。身为趣游科技董事长的玉红,难道试图挑战ICO禁令?

还有人发现,从群到子群,社群越来越多,呈现出明显的类似微商、传销特征,失控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图片 1

从数百个,到数千个,甚至数万个社群,如果失控,谁来负责?

反对迷信发币的玉红,被逼到前台的发起人

玉红吗?

“三点钟无眠”群的出世本身就与七部委ICO禁令相关。

图片 2

“94监管风暴”后,在众多数字货币大佬和区块链项目出走海外的背景下,玉红于2018年春节创办“三点钟无眠”群,集合了业内大佬、著名投资人、文娱明星,热烈的讨论甚至激烈的碰撞吸引了大量关注,影响力迅速扩大。“三点钟无眠”群成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一个布道中心,玉红也成为圈内举足轻重的大佬。

“社群的伟大实验?”

2月20日,“三点钟无眠”群发布“区块链无界、3点钟有框”的共识声明,认为区块链技术是当前的第一生产力,并表示3点钟社群宗旨是讨论区块链技术相关话题,禁止一切炒币、代投、ICO相关话题。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为了维护纯粹性,宣扬炒币赚钱的著名投资人“宝二爷”郭宏才两次被踢出群。玉红更在公开演讲中明确表态:“搞区块链一上来要发币” 的观念是个误区,很多人跑偏了。“他们没有理解区块链本质的创业者迷信发币,除了短期一点收益外,未来无法获得成功!”玉红说,区块链更重要的是要思考它的底层数学、经济、技术和哲学,而构建独特的技术平台,将在由信息互联网到价值互联网转变中引领下一个10年。

这样的策划与组织能力,三点钟社群发起人玉红做到了。

所以,当XMax.IO项目在 4月25日世界区块链微商大会上首次正式亮相时,很多人并没有第一时间将之与玉红联系起来,尽管他在白皮书中名列顾问。

6月3日晚间,一个名叫“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的概念横空出世,组织者号称“再创社群新玩法”,首日限量99个群,并迅速在12个小时内全部发放完毕。

XMax.IO白皮书称,将致力于打造一个易于使用、功能完备、即插即用的区块链作业系统。通过该生态系统,泛娱乐开发者可以快速迭代他们的互联网应用,并发布到XMax.IO系统内置的DAPP Store应用商店中,这些应用可以被平台中的分布式节点下载并执行,并服务于普通使用者,整个过程都由XMax.IO BASS服务平台提供安全保证,XMax.IO系统本身也将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去中心化的应用。

具体的玩法是选定99个大V,分别各认领一只战队,组建一个500人的微信群。

与XMax CEO程野和技术团队籍籍无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该项目的投资人及顾问阵容群星闪耀。除了玉红,还有24名个人投资人及顾问和11家投资机构。包括小米互娱总裁尚进、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创世资本创始人孙泽宇、Ruff创始人Roy Li、Aelf创始人马昊伯、快的创始人陈伟星、六合地产副董事长魏建国,以及连接资本林嘉鹏和了得资本易理华、聚币网创始人张寿松等。

发起人名单里包括:“玉红、管鹏、徐刚、赵东”。

在各大微信群里,玉红不断发红包,号召大家加入:XMax“会成为全球第一公链”,“XMX老司机快上车”。他反常的行为引起警觉,自4月11日DPRating发布声明称林嘉鹏、易理华、张寿松否认顾问身份起,XMax.IO项目连续遭到区块链媒体的质疑,加上CEO程野以及技术团队成员被扒出与玉红的渊源,反对迷信发币的玉红被指是XMax.IO项目藏在幕后的操盘者。

图片 3

持续不断的质疑令XMax团队疲于应对,只能频繁地修改被称为“错漏百出”的白皮书,以弥补漏洞。最终,5月15日最新版XMax.IO白皮书里,玉红站到前台,表明身份为“早期投资人”兼“XMAX项目发起人”。

6月3日-4日夜间,无数的区块链社群风起云涌的建立起来,都在疯狂的拉人、加人,分舵组织者带着亢奋的语气,号召大家加入,用煽动的语言说“如果对区块链不感兴趣,或者对赚钱不感兴趣的,欢迎退出......”

图片 4

一名叫詹川的粉丝欣喜若狂地高喊:“跟随红姐不迷路,一脚油门奔小康,拥有XMX就是发,别墅嫩模随你挑”。

专家建议:严格监控下对ICO放开口子

很多人感到莫名其妙,“今天好火,被拉进几十个XMX群”。

多位区块链圈内人士表示,玉红表明“XMAX项目发起人”身份的行为令人震惊。

墨迹天气联合创始人赵东、薛蛮子、创世资本......等等,无数人宣布加入全球社群联盟,短短12个小时,除创始群外的99个社群迅速建立起来。

除了疑似发币“割韭菜”与之前反对迷信发币的形象形成反差,更重要的是,自2017年9月4日七部委禁令后,圈内大佬对ICO避之不及,即使发币,也设置了重重的“防火墙”。

而更值得关注的是,这个“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呈现出明显的有组织化倾向。

例如,同为“三点钟无眠”群大佬的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被指为美蜜币ICO的操盘者,并扒出其美蜜币千丝万缕的密切关系,但蔡文胜仍坚称,他本人和美图公司与美蜜币ICO没有关系。

首先,社群有统一的编号,号称首日限量99个社群,统一的宣传标题是“某某宣布加入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

玉红表明“XMAX项目发起人”身份后,预计发行300亿XMX代币的XMax.IO项目,将迎面撞向七部委的ICO禁令。

图片 5

对监管部门“一刀切”的做法,无论是区块链圈内,还是学术界,一直有不同看法。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科技金融法律研究会秘书长邓建鹏多次公开表示,监管一刀切的做法目前看效果并不好,应该给数字货币“留条活路”。邓建鹏对《核财经》说,他建议监管对ICO放开一条口子:

其次,玉红同时发动了多个区块链自媒体,统一粘贴复制话语:“成立某某超级战队,编号为某某战队,参与本次区块链社区社群的伟大实验。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是区块链行业3点钟社群最大的共识实验,玉红说过,技术和社区是推动区块链行业发展的关键因素。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区块链行业的超级明星......”

邓建鹏对《核财经》说,他建议监管对ICO放开一条口子: ICO在国内以有限开放为基本原则,禁止公募,将其严格限制在专业投资者和机构投资私募领域内,并提高代币上交易平台的审查标准,“对法律底线进行把控,提高ICO门槛、同时在国内留一个口子,有助于国内的监管机构和司法机构进行有效的监管”。

请注意中间的用语,“玉红说过......”颇似领袖语气!

对XMax.IO这样明显面对中国用户的ICO项目,邓建鹏认为,区块链技术打破了空间的阻隔,目前中国完全禁止ICO,但海外的很多项目却公开用中文面向中国客户提供服务,发生损害投资者权益情况时,中国执法者没有办法打击违法交易。

硬币君看到的几乎所有社群,都粘贴这统一的话语。而在这些群里,大家遵从着统一的意见领袖,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玉红,“伟大的实验,玉红说过......祖师爷”等等.

长期关注区块链发展的广东德纳律师事务所尚满庆律师分析了海外ICO的法律风险。他认为,七部委ICO禁令文件虽然没有两高一部(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参与起草,但对其“发行”方式的禁止已与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罪名连接,而XMax.IO针对不特定多数人的,筹集、募资行为已经符合七部委ICO禁令的禁止方式,即无实体落地的载体,也试图绕道证监会的发行监管。

而在一些群里,大家更是集体亢奋,喊着同样的口号:

对XMax.IO白皮书被指粗制滥造的情况,尚满庆表示,作为类似于招股书的“白皮书”,需要如实披露基本情况,并且强调其真实与准确,“否则很可能作为欺诈行为的初步线索性证据。目前对于区块链采取宽松政策的国家,如日本、美国对于‘白皮书’披露内容的要求,并不宽松于股市的发行,其中对于关联消息的披露更是重中之重。”他认为,白皮书不实披露,就使后期看似市场行为的“割韭菜”行为具备了欺诈要素,这是可能涉嫌犯罪的重要构成。而区块链技术强调私密、保全,但并非不可获取,刑事诉讼法关于电子证据及域外取证均有相关规定,随着区块链技术的推广也会有所改变,因此单纯以域外发行的形式规避“刑案风险”未必奏效。

图片 6

应该是仔细斟酌了利害和风险,XMax.IO白皮书中玉红“XMAX项目发起人”的身份只存在了大约一天的时间。5月15日22时许,《核财经》再次查阅XMax.IO白皮书时,发现中文版中玉红的身份只保留了“早期投资人”,删除了“XMAX项目发起人”,英文版亦只剩“Investor”。

“一起唱,我是XMX,我是三点钟创始人玉红,我是红姐,我是世界第一人肉公链”。无数人在微信群里,集体刷屏,集体高呼......

然而,在XMax.IO官方网站(www.xmx.com)的英文主页上,玉红的标注仍然是“Early Investor & XMAX Project Sponsor”(早期投资人兼MAX项目发起人)。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些社群都呈现出明显的组织化迹象。

图片 7

玉红,前趣游网络创始人,一直在游戏领域默默耕耘,因为今年春节发起建立“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社群”,引爆了一个现象级的话题,他顺势办论坛,成立区块链学院,被认为是区块链领域的一个大佬。

这是玉红有意为之,还是XMax.IO团队又一个漏洞,目前尚难以得知。而如何规避七部委ICO禁令,化解可能的刑案风险,将是玉红必须面临的问题。

他参加各种论坛,峰会,发言,被人追捧,他乐于享受这种感觉,这是他从业多年,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核财经App投稿作者:刘炼

而现在,他要成为最大线上社群的组织者了!

割韭菜、无吃相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玉红积极建这个“3点钟&XMX全球社群联盟”,又是为了什么目的呢?

我们发现两个痕迹,一个是自从3点钟社群火爆之后,玉红正在成为区块链论坛红人,不仅参加了大量的论坛,同时也以三点钟社群为主体,主办了多次论坛,比如将于6月7日-9日在新加坡举办的“三点钟新加坡峰会”。

业内人士透露,区块链火热之下,办论坛已经成为一个收益颇丰的商业模式:首先,借助区块链大佬的名义,发动媒体造势,然后召集大量的粉丝参会,而这些会议往往都需要门票,比如新加坡峰会的白金门票标价就是9800元。

严肃的论坛毕竟太枯燥,主办方同时会设计晚宴、演出、趴体等活动,甚至请到退休的政界要人,吸引各路商家的赞助。

但这些收费只是一个点心,真正能赚大钱的盈利点在于:搜集大量的区块链项目,每个项目方都需要交纳入场费和赞助费,然后到论坛参与演讲和项目推荐,至于这些项目的真实性,是否是空气币,山寨币,则无人关心。

在这个运作过程中,社群就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一些微商社群运营商就号称,可以短短时间内,拉到数万人甚至数十万人的社群,然后让大量的区块链媒体进行宣传,只需要有很少比例的社群人员上钩,就能保证一个参会的基本盘面。

现在的问题是,这套办法已经被用滥了,目前每周都有无数的区块链论坛,无非都是一些人赶场子,吹吹牛逼。最后导致一个结果是,新加坡论坛门票严重滞销。

硬币君所在的多个区块链社群,都有人在鼓动兜售新加坡区块链会议的门票,无一例外都会打折。可想而知,国内的论坛都已经泛滥成灾,你还会有兴趣远赴海外参加吗?

只有微商与传销,是最经常组织海外会展游,最擅长这个套路的。

而第二个是,玉红正在力推他的XMX项目。

上个月,XMax项目在澳门区块链大会上,连续两日单独包下一间会议厅作宣讲,并请来一众大咖站台,出尽风头。

白皮书里,XMax定位为一个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操作系统”,以“一条公链 多条功能性侧链”并行的形式运行,项目定位在大娱乐方向,既做公链、又有游戏引擎、DApp分发平台等。

图片 8

但这个项目却被评级机构评为风险“极高”,被查证顾问信息涉嫌造假,同时也被技术专家评价“战略定位不清,大而不当”、“真实控制人扑朔迷离”。尤其是XMax的白皮书却是“五毛钱特效”,堪称漏洞百出。

壹块硬币曾经在5月12日发文《区块链大佬玉红开割韭菜,项目被爆造假,白皮书漏洞百出》,披露玉红力推的区块链项目XMax造假内幕。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发布于区块链,转载请注明出处:三点钟玉红和X马克斯如何躲避,与失控的社会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