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378只新基金发行,8家基金2014年发行交白

  关于益民基金公司,曾有业内人士评价其似乎“从未走出泥潭”。

  年内成立数量最多的新基金类型是混合型基金,共计93只,其中又以灵活配置类混合型基金为主,有74只,占比为79.57%。其次是货币型基金共计83只,然后是债券型基金有67只。

  截至2014年三季度末,德邦旗下已成立的3只基金资产规模合计7.33亿元,在91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79位;而其首只基金德邦优化配置规模仅剩下0.11亿元。

  数据显示,上述10家基金公司中,泰信基金、金鹰基金和天治基金的现有基金数量均已超过10只,而国开泰富基金、华宸未来基金和德邦基金均是近两三年才成立的基金公司。金鹰基金内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金鹰基金目前已经初步架构起多种基金产品的类型,在未来公司会根据市场的情况和自身发展的布局,发行新的基金,重点考虑发行一些创新型的产品,补充完善产品线,为不同需求的投资者提供更丰富的选择。

  西部利得:审批过长错失时点

  其中4家已有“备货”

  益民:股权变动制约发展/

  具体看来,今年以来,广发基金先后有12只新基金成立,可谓是基金公司中的“急先锋”。

  德邦和华宸未来都是 “70后”新基金公司,也都在非公募业务上加紧扩张,但2014年华宸未来子公司资管计划违约,震惊市场,遭遇重创。说到底,公募基金公司的主业始终是公募业务,任何非公募业务都不能取代。

  年内378只新基金面世

  无独有偶,浙商基金2014年也遭股东 “抛弃”,而且是 “集体抛弃”。虽然浙商基金方面尚未做出正式公告,但股权转让已经在2014年8月14日浙江省产权交易中心完成交易。令人吃惊的是交易价格,原股东浙商证券和资生堂捆绑转让持有的50%股权,挂牌价为1.77亿元,而万向系通连资本最终以4.41亿元大幅溢价竞得。

  值得注意的是,这10家基金公司虽然年内尚无新基金成立,但是其中有4家基金公司已有“备货”。具体看来,国开泰富基金的国开货币将于12月24日开始募集,并暂定于2015年1月9日结束募集。泰信基金和西部利得基金年内均提交了新基金募集申请,只是尚未获得证监会[微博]注册募集许可。而德邦基金旗下的德邦新动力灵活配置基金早在今年7月23日就获得了证监会注册募集许可,只是目前尚无该基金开始募集的消息。

  不过,与泰信相同,西部利得2014年同样上报了一只新基金,但直到年底也未获批;同时,与浙商基金一样,2014年遭遇的股权变动也足以使其“元气大伤”。

  数据显示,目前95家基金公司中,旗下已有公募产品的基金公司共计91家,而今年以来,尚未“产子”的基金公司有10家。这10家基金公司的公募资管规模均未超过100亿元,按公募资管规模排名均位居后1/3阵营。

  诺德:现有产品线已健全

  业内基金分析师认为,由于之前市场行情不佳,加之新基金及次新基金尾随佣金居高不下,一些基金公司选择少发或不发新基金,力推老基金。不过面对当前不断向好的市场,一些年内未发新基金的公司也开始布局明年发行市场。

  泰信:新基金迟未获批/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根据WIND资讯数据整理显示,今年以来截至12月20日,共有378只基金宣布成立(同名称基金不同份额合并计算)。值得注意的是,上周还有6只基金已完成募集,只是尚未发布成立公告,此外,还有4只基金也将在12月底之前完成募集,由此今年成立的新基金数量或突破348只。不过,这一数据和去年相比,还是有所下降,去年共计有378只基金成立。

  令人玩味的是,浙商证券退出浙商基金公司,却并未告别公募业务——其于2014年8月20日获取公募基金管理业务资格,10月24日首只产品浙商汇金转型成长便已向证监会提出募集申请,该基金于11月26日获批,目前已经发行结束。

  此外,金鹰基金[微博]、天治基金、益民基金、诺德基金[微博]、浙商基金和华宸未来基金6家基金公司不仅年内没有成立新基金,也暂时没有申报新基金的消息。值得一提的是,其中,诺德基金和浙商基金已经有逾两年时间没有新基金成立。年内没有新基金成立的基金公司中,浙商基金和西部利得基金今年均遭遇了公司股权变更和较大幅度的人士调整,而华宸未来基金则因子公司存在合规性问题,在今年8月底被证监会处以暂停新业务3个月的处罚(暂停业务的范围包括母公司和子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4年8月12日,泰信上报新产品——泰信赢丰一年目标触发式保本混合型基金,走的是普通程序;截至12月19日,该基金仍处在审批程序之中,注定泰信2014年颗粒无收。

  从今年8月8日开始,基金实施注册制。数据显示,今年前7个月,每月平均成立新基金数量为25.29只,8月以来至今的4个月里,每月平均成立新基金数量为32.2只,数量确实有显著的增加。

  与泰信一样成立于2003年的天治基金,2014年全年均未有新产品上报。

  除广发基金外,鹏华基金、嘉实基金、富国基金和工银瑞信[微博]基金今年均有11只新基金面世,而南方和景顺长城均有10只新基金面世。

  对于万向系以势在必得的高价拿下50%浙商基金股权,或许未来会带动浙商基金进行一系列改革,暂且静观其变。

  ■本报见习记者 唐 芳

  不过,这并非泰信成立11年来首次出现“断档”的现象,2005年和2007年,其同样没有新基金问世,白白错过2007年大牛市。2013年泰信曾成立两只基金,一只股票型和一只债券型。

  10家基金公司一箭未发

  泰信、天治和益民都是成立十年左右的老基金公司,专户业务开闸及子公司相继成立后,它们更加醉心于非公募业务的发展,尤其是天治,早在2012年初便提出了将专户业务打造成公司“名片”的决心。

  《证券日报》基金新闻部(官方微博微信:证券日报微基金)记者发现,年内有7家基金公司成立逾10只新基金,其中广发基金[微博]更是以12只新基金面世的成绩成为“急先锋”,但是同期也有10家基金公司至今“一箭未发”,这10家基金公司均是中小型基金公司,且不少是次新基金公司。

  在浙商证券退出之后,浙商基金两位副总陈志龙、杜煊君已经先后辞职。浙商基金势必会面临一定程度的人事调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浙商基金高管团队中,董事长高玮、董事耿小平、董事陈昌志、督察长闻震宙均是浙江证券背景,未来是否还将继续调整,以及浙商基金是否更名的问题,都还需要浙商基金一一解决。

  从基金公司的角度看,年内已经成立新基金的基金公司共有81家,其中年内“产子”超过5只的基金公司有31家,占比为37.45%,更有7家基金公司年内有逾10只新基金面世。

  不过其子公司锐懿资产在2014年新产品密集成立,根据公告显示为34只,此外还有专户产品,也就是说虽然公募受阻,但2014年泰信非公募业务发展并未减速。

  好买基金研究中心认为,基金的发行需要供需两方都有相应的意愿,除了初创或增长阶段的中小基金公司,一般规模已经较为稳定的基金公司,都会更爱惜自己的羽翼,不会盲目扩张,一般会选择市场行情较好的时间点介入,以期在基金成立初期就获得不错的收益,增强投资者的信心。“在新基金及次新基金尾随佣金居高不下的尴尬时期,基金公司开始转变方向,力推老基金。而部分中小基金公司基本上不发新基金了,各项成本控制得非常严格,希望通过开源节流,来破解盈利难题。”北京一位基金分析师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目前诺德旗下共有9只基金,包括5只股票型、1只混合型、1只指数型和2只分级基金。截至2014年三季度末,9只基金规模共计仅为29.56亿元,在91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67位。其中诺德价值优势规模为19.98亿元,另有5只基金规模非常有限,分化明显。

  广发基金抢发12只

  诺德成立于2006年6月8日,为市场上第55家基金公司。诺德三大股东为诺德安博特公司(49%)、长江证券 (30%)、清华控股有限公司(21%)。根据二股东长江证券报财披露,自2010年~2014年上半年末,诺德已经连续亏损四年半;2010年~2013年净利润分别为-764.85万元、-2000.33万元、-1428.97万元、-966.44万元,而2014年上半年净利润为-269.88万元。基金运营成本过高、公募资产规模过低,或许是诺德连年入不敷出的主因。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同时注意到,天治基金成立以来,曾多次出现新产品断档。例如,2007年、2010年、2012年均全年未有新基金问世,其中2007年和2010年都是因故被证监会暂停资格,因此错过大牛市;其余年份基金成立情况也并不 “给力”,于是天治旗下基金产品线建设同样堪忧。

  天治基金公司注册地点为上海,其两大股东分别为吉林信托(61.25%)和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38.75%),注册资本为1.6亿元。历史上其股权曾多次变动,高层震荡,这也造成了天治在公募行业内的困难局面。

  据西部证券财报披露,西部利得除成立当年盈利之外,2011~2014年上半年均呈亏损状态。其中,2011~2013年净利润分别为-4248.49万元、-1331.27万元和-4338.04万元,2014年上半年亏损1939.52万元。

  因此,华宸未来2014年在公募业务上没有任何动作恐怕也不难理解,其作为市场上首家韩资公募基金公司,目前看来发展并不顺畅。

  天治:专心经营专户业务/

  西部利得成立于2010年7月20日,是市场上第61家公募基金公司,注册资本为3亿元。截至2014年三季度末,旗下仅有的4只基金规模共计3.16亿元,在91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87位。除西部利得策略优选规模为2.39亿元之外,其余3只规模都在3000万元以下,已是“微乎其微”状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目前3家基金公司均未成立基金子公司,因此盈利上就更为困难。

  截至2014年三季度末,6只基金规模合计40.66亿元,仅剩益民创新优势一只独大,规模为29.21亿元;其余5只基金中,益民红利成长为7.54亿元,益民服务领先1.67亿元,益民货币、益民多利债券和益民核心增长规模均低于1亿元。

  8家零发行的基金公司中,泰信是资历最深、旗下产品最多、资产规模最大的一家。截至2014年三季度末,泰信旗下15只公募基金资产规模共计84.75亿元,在91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59位。

  这8家基金公司有新有老,公募资产规模全部在百亿元以下,甚至还有4家不足8亿元,且大多已连年亏损。“零发行”背后的缘由也是五花八门,例如,新基金上报未批、批而不发,公司股权变动、高管人事变动,市场行情不佳,对于非公募的热衷而导致业务重心失衡等。

  目前西部利得尚未成立子公司,仅具有专户业务管理资格,这也加大了其扭亏为盈的难度。

  毫无疑问,2014年乃是基金发行大年。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除2014年刚成立的6家基金公司外,尚有8家公司在2014年基金发行上交了“白卷”,即泰信、天治、益民、德邦、华宸未来、诺德、西部利得和浙商。

  益民基金非公募业务大门从2012年开启,2013年5月27日其子公司国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

  2013年天治仅发行一只可转债基金,即天治可转债增强债券A/C,规模已经缩水至1.56亿元。截至2014年三季度末,天治旗下10只公募基金规模合计41.15亿元,在91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65位。其中规模最大的天治核心成长19.81亿元,而天治品质优选、天治成长精选和天治稳定收益规模均不足1亿元。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发布于威尼斯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今年以来378只新基金发行,8家基金2014年发行交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