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最大肾脏购买贩卖案背后,中中原人民共和

摘要:51枚肾脏器官,1000余万赃款。 近日,我国目前最大一起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件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从寻找、供养卖肾人员,联络肾脏买家,到承租医院、别墅手术摘肾,犯罪团伙组织、主导了出卖人体器官的整个犯罪流程,其作案规模庞大且流程严密...

摘要: 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昨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第四届全国器官移植学术会议暨2008医学前沿论坛的开幕式卫生部:“器官移植旅游”违背世界伦理 中国将严惩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昨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第四届全国器官移植学术会议暨2008医学前沿论坛的开幕式上表示,中国正努力成为一个健康、符合世界伦理的器官移植大国。“器官移植旅游”等器官买卖行为等都将受到严惩。 黄洁夫在大会上讲话。(大公网图)黄洁夫说,中国器官移植的历史已有三十年,其技术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排名第二的器官移植大国。然而中国的器官移植还面临许多问题。黄洁夫说,目前器官移植中,主要的器官来源是死刑犯的自愿捐献。如何建立完善的器官捐助体系和公平有效的器官分配系统是亟待解决的问题。另外,医疗市场内还存在著少数“器官移植旅游”这一严重违背世界伦理准则的现象。“器官旅游”医院受惩所谓“器官移植旅游”,是指等待器官时间较长的国家公民,前往器官等待时间相对较短、手术费用相对较低的国家接受器官移植。这种与支付能力较弱的国家病人争夺器官资源的行为,违背了世界卫生组织所倡导的伦理准则和国际惯例。2006 年,中国卫生部公布了《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暂行规定》,首次明确提出人体器官不得买卖。2007年3月31日,温家宝总理签署《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规范管理中国器官移植。2007年5月,卫生部又发布《卫生部办公厅关于境外人员申请人体器官移植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人体器官移植应优先满足包括港澳台同胞在内的中国公民需要,“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不得为以旅游名义到我国的外国公民实施人体器官移植”。同时,对于违反规定的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将给予严厉处罚。黄洁夫说,今年发现在新疆、天津、北京的三家医院,擅自为外国人士进行器官移植手术。目前这三家医院已被禁止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一年。如有再犯,将吊销相关医院的器官移植资质和责任医生的行医资格。黄洁夫表示,发展中国的器官移植,既要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又要考虑中国的国情。目前全国有164家医疗机构被授权进行器官移植手术,这个数字在短期内不会增加,因为现在器官的来源问题还未能解决。黄洁夫说,器官移植手术首选的来源是“脑死亡”供体,其次是“心跳死亡”供体,之后是有血缘关系的活体供体,最后是无血缘关系但有明确帮扶关系的活体供体。目前中国医学界还没有“脑死亡”的标准。大部分的器官来源是死刑犯的自愿捐献。按照中国的有关规定,摘取死刑犯器官必须确保征得死刑犯及其家属同意,并遵循普遍性的伦理学原则进行。科学登记系统建立黄洁夫介绍说,“脑死亡”的医学标准目前已非常成熟,在国际上已被广泛应用。现在卫生部已经委托北京大学和北京宣武医院神经科的凌锋教授就“脑死亡”标准在中国的应用进行探索和研究。凌锋教授曾因为否定了英国医生对香港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刘海若“脑死亡”的错误诊断,并成功唤醒了严重脑挫伤的刘海若而蜚声国际。在国家卫生部的授权下,香港大学玛丽医院和北京三○一医院,分别建立了肝移植和肾移植的科学登记系统。这种科学登记系统可以追踪收集器官移植患者终生的详细信息,利用海量数据支持移植专家提高患者的生存率和生活质量,并科学地评估中国器官移植的发展趋势。

    51枚肾脏器官,1000余万赃款。

    近日,我国目前最大一起组织出卖人体器官案件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从寻找、供养卖肾人员,联络肾脏买家,到承租医院、别墅手术摘肾,犯罪团伙组织、主导了出卖人体器官的整个犯罪流程,其作案规模庞大且流程严密。

    这一案件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我国民间器官买卖市场的巨大和活跃。事实上,仅2010年至2011年,就有数十起发生在北京、河北邢台、江苏南京、山东德州、河南郑州等地非法买卖器官案件曾被媒体报道。

    器官严重短缺和暴利催生了一个巨大的器官买卖市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器官移植专家昨日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只有通过解决器官短缺,加大对买卖器官的处罚力度,才能一定程度上杜绝非法器官买卖的产生。

    器官紧缺瓶颈

    非法买卖器官的背后凸显的是中国器官移植中一直面临的重大瓶颈——器官紧缺,合法来源的器官更加紧缺。

    据报道,中国每年有近100万依靠透析维持生存的肾病患者,而在2011年,国内全年合法进行的肾移植还不到4000例。大量病人在等待器官移植期间死亡。

    目前移植器官的来源主要有脑死亡供体、有亲属关系的活体供体和心跳停止死亡的尸体三种。上述专家表示,因为中国尚没有法律意义上的“脑死亡”判定程序,因此,中国公民对于“脑死亡”捐献接受程度并不高。

    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去年曾表示,已经启动由卫生部委托中国红十字会负责主持的我国人体器官捐献和获取试点工作,并从2012年开始,将在全国全面推行心死亡遗体器官捐献,两年内没有实行DCD的医院,将吊销器官移植资质。

    “如果DCD能有力推行,中国器官移植中器官短缺的问题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得到解决。”上述专家表示。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发布于威尼斯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华夏最大肾脏购买贩卖案背后,中中原人民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