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而建,湖南石家庄

  锦绣鑫城是中国保障房“新政”的受益者。该计划的核心内容是中国政府计划在未来5年内兴建3600万套保障房——到2015年前,让2.18亿个城市家庭中的近五分之一,住上有政府补贴的住房,高于2007年底估计的11%。

  保障房被违规租售

  既然如此,为什么这样一个大胆的项目能够被放行呢?为什么购房者明知是集资房还愿意去购买?保定市一位当地开发商用一句话就回答了:借道保障房,原来土地手续不全的项目,摇身一变就成合法了。

  媒体的曝光以及审计署的公告显然并未引起当地政府以及企业的重视。除了锦绣鑫城项目外,由河北保定交通运输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保运集团”)集资建设的保运鑫苑、保运嘉苑项目也在被审计署公告之列。

  集资房盛宴

  据记者了解,锦绣鑫城为保定市大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大桥公司”)开发建设,2009年年底大桥公司买下保定市金属材料公司所属80多亩地块,项目由12栋高层组成,分两期开发,一期8栋25层高层已经建成,二期4栋正在进行地基处理。2011年被保定市政府列为最大的保障房项目之一。

  锦绣鑫城的项目公司为保定市大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其公司网站宣称,该公司成立于2007年1月,在保定市南城开发过三四个住宅项目,2009年11月收购了金属材料公司88亩土地做成锦绣鑫城,总投资额约3亿元。

  位于保定市建华大街的保运嘉苑与保运鑫苑一样,均为保运集团职工集资房。7月30日,记者拨打该项目销售电话,售楼经理表示:“目前所剩房源不多,是单位的集资房,所以只能一次性付款,签集资经济适用房购房协议。”

  十几栋巨型塔楼俯视着尘土飞扬的金属材料公司废墟。一座新城正在喧嚣的利民街上飞速展开。

  “目前出售的是中间一栋7层带电梯的部分房源,共3个单元,1、3单元一梯三户,面积在100平方米左右,2单元一梯一户,面积130多平方米,不过2单元没有房源。其他3栋高层由于还没有分房,所以暂时没有转让的。”一位自称与建设单位熟络的人士向记者表示。

  10月25日,广州海关将开建一批保障房的消息即引发了舆论非议,其集资房建设资金将部分自筹、部分来自财政投资,投资总额约2.6亿元。而在今年年初,广州下辖的从化市就公开宣称,今年新建15个保障房项目,清一色为企业自建职工宿舍。

  2011年保定市市区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项目开工信息显示,锦绣鑫城、保运鑫苑、英利集团职工住宅楼等多个项目名列其中。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7月18日,审计署发布的《2013年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跟踪审计结果》显示,锦绣鑫城有1115套单位集资建设经济适用住房被违规对外销售。

  但在保定主要街道,随处可见的写着“锦绣鑫城,创造锦绣城市时代”的广告牌,透露出这并不仅仅是一个保障房项目。

  实际上,根据记者的调查,保定集资房被购房者转手的现象较为普遍。与保运鑫苑百米之隔的宜运家园属保定市第一运输公司职工集资房,该项目由3栋高层和一栋7层组成。

  按国务院2011年3月要求,11月底前,今年的1000万套保障房要全面开工。而据住建部数据显示,今年5月底,全国保障性住房开工340万套,但4个月后,全国保障房已开工986万套,已完成年度计划的98%,这突然多出来的600多万套保障房从何而来?

  “目前所剩房源不多,由于是金属材料公司集资房,现在只能签集资房的合同,2年内办理房产证;不过,金属材料公司职工购房者只占整个小区的一部分。”7月27日,在位于保定市三丰路与利民路交叉口的锦绣鑫城售楼部,该项目售楼人士向记者表示。

  “没有任何限制,不管什么人都可以买。”在锦绣鑫城售楼处里,一位项目销售经理向南方周末记者称。

  对此,记者多次致电保定市第一运输公司予以求证,但其办公室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与此同时,包括保运公司、锦绣鑫苑在内的多个集资建房,部分户型之大,已经超过了经济适用房的管理办法规定——每户应严格控制在90平方米以下。在监管缺位的情况下,低价的豪华福利房也就见怪不怪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曾撰文指出,保障房的进入与退出机制不完善是造成“应保的未保,不应保的却被保了”现状的关键问题。从进入方面来讲,首先是审核和管理中存在问题。由于监管过程中存在工作量大、取证困难,缺乏有效的审核方式等问题,使得有些环节的审核往往容易流于形式,导致保障性住房保障中存在弄虚作假现象。

  为了解决资金缺口,保定市成立了一个房地产开发平台,代表政府进行保障性住房建设,将经济适用住房、限价商品住房的利润,用于政府拥有产权的保障性住房建设中;与此同时,保定市还规定,凡挂牌出让的商品住房用地,开发商必须按总建筑面积10%配建保障房(廉租房、公租房各5%)。

  今年6月,住建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明确表示,完善住房保障顶层设计,推进住房保障法制化、规范化。指导全国保障房管理的《条例》将于不久后公布。

摘要:河北保定市正在大兴土木,靠企业集资房助力,3.4万套保障房拔地而起。(CFP/图) 4个月时间,全国多出了600多万套保障房,这些房子是怎么长出来的?河北保定的例子或许可以给出解释,这里的3.4万套保障房多数为企事业单位集资建房及城市危旧房改造,甚至有商品...

  记者调查发现,在保定,不仅存在着保障性住房被违规租售的现象,还存在政府将集资房作为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任务予以“充数”。

  而锦绣鑫城,就是占保定声称的2011年保障房开工面积近10%的金属材料公司集资建房项目。保定市政府官方网站数据显示,该项目将交付1760套经济适用房、900套公租房,是保定市最大的保障房项目之一。

  集资房充数保障房

图片 1 

  7月18日,审计署的一则公告将河北保定保障房建设“乱象”又拉回公众的视野。早在2011年,曾有媒体报道保定保障房项目被违规出售的现象。

  既缺钱又缺地

  然而,遗憾的是,审计署的公告以及媒体的报道并未引起当地政府以及开发商的重视,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日实地调查了解,公告中所列项目依然销售如故。

  从北京到保定发展的房地产商王志强曾一度感到不适应:“我真没有见过这么玩的。你看有能力做集资建房企业的职工,谁没有几套房子?”

  上述业主告诉记者:“转让没问题,现在还没上报房管局,公司比较配合职工转让房子,可以直接更名,最近公司要求职工提供资料,用于办理房产相关手续,现在改名比较方便,也不用缴纳过户费,所以最好在近一段时间出手,要不然后期就不好转让了。”

  更为困扰保定政府的问题,在于保障房的征地问题,“我们压力很大,找新增土地很难,保障房的土地补偿标准太低,拆迁户都不干。”保定市国土局上述处长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在此情况下要完成今年保障房建设的“政治任务”,只能尽量去盘活存量土地——鼓励有地的企事业单位集资建房。

  住房城乡建设部总经济师冯俊表示,近年来,保障房建设进度很快,相比而言,分配机制改革的步伐比较缓慢。在现阶段,加快推进准入和退出的制度设计是确保保障房“建好更用好”的关键所在。

  被“保障”的商品房

  今年6月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召开新闻发布会明确表示,“完善住房保障顶层设计,推进住房保障法制化、规范化”是接下来重点推进的工作之一。指导全国保障房管理的《城镇住房保障条例》将于不久后公布。

  “没有任何限制,不管什么人都可以买。”在锦绣鑫城售楼处里,一位项目销售经理向南方周末记者称,该项目是大产权,并非经济适用房,现阶段已接近售罄,只有三四十套尾房在售,均价为4500元/平米。“我们公司在2009年年底买下了金属材料公司的厂房,我们房子能做按揭贷款,首付40%即可买房,集资建房能做贷款吗?”但当南方周末记者问及是否为在住建局有备案的普通商品房,该销售经理保持缄默。

  不过,多名中介公司人士告诉记者:“保运鑫苑是单位集资房,没有房产证,所以不能交易,目前出租的比较多,面积以90多平方米的为主。”

  上述违规行为不仅仅存在于锦绣鑫城和保运鑫苑上。从保定市政府最新公布的项目开工信息看,经济适用房已开工3638套,这些项目均为单位集资建房,分属河北保运集团、河北双鹰农机公司等4家公司筹建;而在公租房和限价房的开工表上,英利集团、长城汽车(12.25,-0.10,-0.81%)亦有大片住宅赫然在列。这些项目均有150平米左右的大户型住房。

  记者通过对保定保障房建设情况梳理发现,多个项目存在手续不全、违规租售等现象。有专家分析认为,准入退出机制的不健全是导致保障房被违规租售的关键所在。在现阶段,应加快推进准入和退出的制度设计。

  如同利民街上其他在建住宅一样,锦绣鑫城将是一个数千人聚集、面积相当于10个标准足球场的大型生态住区,由12栋二十多层的塔板楼组成,总建筑面积达18万平米。

  与锦绣鑫城稍有不同的是,上述两个项目的租售行为则较为隐蔽。保运鑫苑位于保定市建国路与朝阳大街交叉口 ,该小区一位业主告诉记者:“目前自己已有多套住房,自从买了锦绣鑫城后只去过两次,并不打算自住,出租、出售都行。”

  据保运公司一位参与购房的员工介绍,公司是按工龄来排选房顺序,由于不少保运老职工已有住房,不少人随即将这一认购资格放在市场上转手卖掉,每平米能获利最少2000元。

  记者调查发现,上述多个项目主力户型已突破国家有关经适房建筑面积60平方米左右的限定。并且均有不同程度的出租、出售以及转让现象。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发布于威尼斯官方网站,转载请注明出处:为什么人而建,湖南石家庄